相关文章

安徽霍邱一园林绿化公司三百万苗木款欠四年 拖垮一家人!

前不久,家住肥西的朱大哥给我们栏目打来电话说,霍邱的一家园林绿化公司拖欠了他高达三百多万元的苗木款,现在不仅欠钱不还,人还玩起了失踪。

前不久,家住肥西的朱大哥给我们栏目打来电话说,霍邱的一家园林绿化公司拖欠了他高达三百多万元的苗木款,现在不仅欠钱不还,人还玩起了失踪。

朱大哥向记者介绍,生意是他和一名叫贾文俊的男子一起牵头的,树苗平时是自己的两个儿子在打理,儿子们为了生意,欠了网贷,全部被纳入了网贷黑名单。现在家里的日子过不下去了,两个儿媳妇都在闹离婚。

朱大哥所说的这个贾文俊是霍邱人,当时在霍邱经营着一家苗圃。 

朱大哥告诉记者,因为自己与贾文俊是朋友,贾文俊本人在当地口碑又非常好,所以自己非常相信他。

于是,从2014年3月开始,朱大哥给贾文俊提供树苗,对方承诺年前一次性将钱结清。没想到,到了双方约定的时间,自己一分钱也没有拿到。

从那时起,朱大哥就开始了漫长的要账之路。

时间很快到了2015年的10月。整整一年时间过去了,朱大哥依旧没拿到一分钱的苗木款。无奈之下,他找到了当地的司法所,请求帮助。

在镇司法所的帮助下,朱大哥同意将三百八十万的欠款减少至三百万,贾文俊打下了欠条。同时,双方达成约定,如果贾文俊在五天之内,不能还清欠款,就由合肥仲裁委员会来判决。

可让朱大哥没想到的是,自从这次打过欠条之后,就再也没见过贾文俊,那三百万的欠款更是没有要回一分钱。无奈之下,朱大哥按照先前的约定,向合肥仲裁委员会提交仲裁申请书。

经过漫长的等待,直到2016年的12月份,朱大哥终于拿到自己胜诉的裁决书。

朱大哥告诉记者,自己拿到裁决书,就立即到霍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。可直到今天,朱大哥不知道跑了多少趟,每一次法院都是以“找不到人”为由推脱。

朱大哥说,这笔生意虽然是自己做的,但是当初供应树苗的货款都是两个儿子贷款来的。现如今,苗木款拿不到,贷款自然也无力偿还,两个儿子也因此被银行列入了黑名单。

在律师和朱大哥的交流中,我们得知,贾文俊的财产已经转移了,但曾经经营的苗圃还在。

如果按照朱大哥所说,对方名下还有可执行的财产,那么为什么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,霍邱县人民法院依然没有对其进行强制执行呢?在朱大哥的带领下,我们找到负责执行此案的赵华勇法官。

执行局的赵法官告诉记者,通过法院查询,他们已经确定被执行人名下还有可供执行的财产,是申请人自己拿不定意见,这才导致该案至今无法执行。那么事情果真如此吗?

朱大哥表示,本想拿苗圃来抵偿贾文俊欠自己的债务,但贾文俊苗圃的田亩是租的,没给租户钱,租户不让自己动。

不仅如此,法院的工作人员也明确告诉朱大哥,如果同意将苗圃进行处置,首先需要预交十几万的评估费用。

对于两方孰是孰非,记者也无从判断,那么朱大哥如何才能拿回自己的苗木款呢?

朱大哥告诉记者,按照法院的说法,要想拿回自己的苗木款,只能将被执行人贾文俊名下的这个苗圃进行拍卖处置。然而要想拍卖不仅要先行垫付评估费,在将来真正执行时,还有可能会遭遇当地村民的阻挠。这让朱大哥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

维权律师俞友贞表示,这种情况,如果找到当事人,证明资产是当事人的个人财产,会比司法拍卖各方面阻力要小。如果当事人仍然拒不配合法院处理,可以按照拒执处理。

据了解,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13条规定,对人民法院的判决、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,情节严重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;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,七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我们的维权律师认为,如果法院能够找到被执行人,那么剩下的问题自然也就会迎刃而解。据了解,这起案件是2017年的2月份,在霍邱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。到目前为止,已经过去了一年半的时间,那么被执行人贾文俊,找到了吗?

赵华勇法官表示,他们曾经将被执行人的信息报给公安机关,想要查找被执行人的下落,但目前尚未找到贾文俊。为了方便执行,他们早在2017年9月份就办理好了关于被执行人的拘留手续,然而却一直没有派上用场。

维权律师俞友贞表示,贾文俊作为被执行人,拥有偿还能力。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法院对被执行人采取必要的强制措施,例如司法拘留,被执行人仍然拒不配合,可以对他采取进一步的刑事措施。有了这两步的保障,这个案件应该有转机的可能性。(凤凰网安徽综合AHTV法治时空)

网罗天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