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关文章

安徽17岁少女跳河溺亡 就读画室和家属互相质疑

8月8日晚上,阜阳阜裕大桥,一名女孩跳河溺亡。 图片来自网络

17岁的阜阳少女小雪从20米高大桥跳河溺亡了。

对于小雪之死,家属一直怀疑“画室老师是不是有言语打击”,小雪的父亲石玉峰称“连跷跷板都不敢上去的女孩,是不会去跳河的” ;画室则认为此事该依据警方调查,画室称小雪事发前一直在服用治心脏病和神经衰弱的药,“手机和书上还有一些可疑的话”,怀疑跟父母关系不融洽。

事发后,阜阳颍州区沙河路派出所接警,民警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初步认定是小雪系自杀,“这事是事件,不是案件”,所以一直未立案。事发后,警方曾两次建议家属做尸检,但对方不同意,目前此事还在跟进。

家属质疑“连跷跷板都不敢上去的女孩会去跳河”?

8月20日,石玉峰告诉澎湃新闻,他和妻子常年在外打工,小雪和姥姥生活在一起,平时就靠电话联系。8月4日,他如常给小雪打电话,电话中小雪还叮嘱父母操心身体,“都很正常,没有情绪激动,也没有语言、语气不正常”。

但8月8日晚,石玉峰却接到了来自阜阳哥哥的电话,突然获悉小雪跳河了,石玉峰夫妇连夜赶回阜阳,赶到颍州区阜裕大桥事发地时,相关人员正在打捞。

石玉峰说,负责调查的沙河路派出所民警告诉他,小雪是8日傍晚6时许,在“艺宣斋”(小雪所在的住学一体的艺术培训班)向老师请假后离开的。晚8时10分,沙河路派出所接到报警。警方还转述目击者的话,“孩子是自己跳下去的”。

对小雪跳河自杀,石家人颇多怀疑。石玉峰说,小雪“小时候一个人连跷跷板都不敢上去,20米高的大桥她没勇气跳。” 他们怀疑“老师是不是对她有语言打击”。

石家人称,此前,小雪因为画室“教学质量不好”,一度想换学校,他们曾说要换就把学费退回来, “不知道事发前有没有跟老师讲过”。

另外,让他起疑的是,事发当晚10时许,距离警方接警2个小时,“艺宣斋”老师曾电话他,“跟我说孩子请假了,叫我注意孩子的动向”。事后,石玉峰怀疑“他们已经知道出事了”。

但此后,石家人再也联系不到“艺宣斋”了。石玉峰告诉澎湃新闻,8月12、13日,他曾多次给“艺宣斋”打电话,“打了几个她同学的电话,没有一个人愿意接。”而学校的老师“也不接电话”。

为此,家人曾前去“艺宣斋”找老师。但石玉峰称他们遭到了画室工作人员堵截,“差点打起来”。

对于石家人的怀疑,警方建议家属做尸检。但石玉峰一直没有接受。“这有什么用?”石玉峰称,“只是跳河,再说我们小孩已经没了。”对于小雪在离校后与事发前是否遭遇强奸等其他意外情况,石玉峰不太愿意相信,他“总觉得大白天这不可能”。

画室老师称事发前女孩长期服药,怀疑与家长关系不融洽

据石玉峰介绍,“艺宣斋”是阜阳二中为艺术生办的一个培训班,2013年底,小雪报名参加了这个艺术班,在缴纳了1.2万元后,在这里住学。与她同期的,还有另外51个孩子。

但事发后,阜阳二中不承认这个培训班了。石玉峰告诉澎湃新闻,找学校理论,“学校说培训班跟我们没关系”,找培训班理论,“培训班说孩子是二中的”。

因为不赞同警方给出的“跳河自杀”原因,石家人称他们还想过自己找证据。石玉峰称,但调监控录像,找目击者,“都没进展”。

8月20、21日,澎湃新闻联系了阜阳二中,对于上述事件,教务处一位工作人员称“不知情”,对于阜阳二中是否有培训班“艺宣斋”,对方也称“不知情”。

澎湃新闻就此事先后致电“艺宣斋”石老师(石玉峰称其为收缴费用、联系家长的老师),对方一直不接电话。21日,澎湃新闻再次联系了石老师,据其介绍,事发前,小雪确实问老师请过假,老师还叮嘱叫家长给负责人打电话。因为在此之前,小雪以身体不舒服请假频繁,“学习好,内向”的小雪比较受画室老师关心。

据其介绍,因为等不到家属电话,8月8日10时序许,她便主动联系了家属。但在晚上11时许,警方告知了事发,并且请她前去调查。事发后,警方和家属曾多次前往画室调查,警方也给出了初步调查。

但据其了解,“内向的小雪除了身体不舒服”,服用治心脏病、神经衰弱的药品外,并未发现其他异常。不过,事后调查,小雪舍友称,从有病后,小雪更加沉默,另外他们发现小雪的手机和书里,留着很多有关“孩子”的话语,比如“孩子不是父母用金钱与上帝做的一笔交易”、“我们不是一味索取”等话。

该石姓教师解释,事发后,家属也曾前来了解过,并不是“无法联系到”或者“有冲突”。对于石玉峰所言的事件,是因为对方“说狠话”。

至于“艺宣斋”,对方解释称这是个独立的培训室,除了艺术课,还安排了其他文化课,目前仍在正常上课。

就此,澎湃新闻联系了接警的沙河路派出所。据接警民警和派出所介绍,此事经初步调查,确认为小雪”跳河自杀”,警方初步调查时看到了小雪给老师递交的请假条,理由是当时不太舒服。经过调查画室,小雪的老师及舍友、同桌等,并未发现其他异常情况。据接警民警介绍,“这事只能认定为事件,不是案件”,所以一直未立案,但目前仍在跟进调查。

(文中当事者为化名)